一點也不好笑 小咪說她們別家的研究室有一對夫妻檔,男老師是綠色,女老師是藍色。每天男老師早上到研究室,就對學生說綠色多麼好,下午女老師到研究室就對學生說藍色多麼好。上次大選完畢之後,女老師買了三公斤的香蕉,要學生幫忙提著,說是給男老師吃,怕他的憂鬱症發作,給他吃高鉀的食物。 這個聽起來好笑的事,其實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這次大女兒有機會到北京參加一個研討會,出席的人來自世界各地,也有來自中國各地區的老師帶著學生參加的。我家蠍子雖然也曾參加過在台灣辦的幾次租屋會議,基本上是請幾位外國學者來演講,參與的人都是台灣自己人。所以這次算是開眼界看到了一場真正的國際會議。 有個小問題,出席證上印著china。 老大是個很低調的人,看著,也不覺得有必要去處理這種事。而且,她不是個口齒伶俐的人,從以前到現在,無論在學校研究室或現在工作單位的研究室,深處綠油油的環境中,不主動挑起爭議話題是她的自保法則。在她的心目中,重要的是──如果和北大的或武漢大學諸如此類的參加會議的人一起說起話來的時候,絕對不能被人家認為妳遜掉了。 可是因租屋網著她沒有去更改出席地區這個動作,回來後卻使得她的老闆震怒。蠍子說:她第一次把話說得那麼難聽。以前不是沒有的,她早就很習慣了,只是這次非常嚴重。 藉一件蠍子以前就告訴我們的事說吧,她有位從小移民國外長大,做事後又回台灣的同事對她說:我在國外長大,他們會有種族歧視,但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外國人,他們看不起我,我也不覺得他們格調有多高;但是回到台灣,卻看到自己的同胞因為妳是外省人而歧視妳,真是覺得看不下去。 皮卡丘說,他們軍研社的老伙伴們,剛好各種顏色591的都有,還包括紅色,但是他都能和他們安然相處,就是除了隨和之外,還必須雙方都有理性。事實上,對於本省同胞對我們太多的排擠,只會使我們這種背景的人更失去向心力。老大也說有時候那種感覺讓人覺得還不如去國外當外國人。 我以為這種無聊的政客為著選舉搞出來的東西,只要我們這代的人死光了就會漸漸消失掉,沒想到已經第三代了,還是普遍存在。我也不懂,怎麼會到現在台灣人眼中外省人還是這麼可惡?台灣的繁榮不是明明也是我們一起奮鬥的結果嗎? 我漸漸後悔為什麼要那麼眷戀著台租房子灣,我自己生於斯長於斯,沒有辦法割捨,結果孩子們要繼續背負原罪。當年謠言滿天飛,1995潤八月如何如何,一些朋友紛紛往美加紐澳移民,那時我們要以技術移民非常簡單,只是我和Albert都沒有辦法放下自己生長的地方,我們寧可和這塊土地共存亡。不料,今天,不但我們自己,連我們的下一代,卻要受這種不上道的困擾。 難道,冷淡的離開才是最聰明的選擇?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買屋
創作者介紹

畫家

oj53ojsb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