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2月3日報道 外媒稱,澳大利亞泳協宣佈,將禁止中國游泳名將孫楊在澳參加訓練。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援引澳洲新快網報道,這就意味著澳大利亞教練特雷爾可能無法訓練孫楊。
  孫楊是在5月17日的一次尿檢中被查出使用了違禁物質曲美他嗪,遭禁賽三個月處罰。曲美他嗪為一種刺激劑,今年1月剛剛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列入禁用清單。
  
  【延伸閱讀】法媒:孫楊停賽受罰國際奧委會國際泳聯皆不知情
  參考消息網11月26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自稱誤服含有違禁藥物的“萬爽力”而被查證服用興奮劑,停賽3個月的事件繼續引發媒體關註。中國官方採取了低調,而體育總局忽然取消孫楊涉藥事件的新聞通報會。等待多時的中國記者紛紛尋找游泳官員討說法,但官員推搪說,有問題去找中央。中國游泳協會25日要求中國民眾和新聞界繼續支持孫楊。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網站11月25日報道,中國泳協贊揚孫楊是傑出超群的運動員,儘管孫楊成長走過彎路。但法新社25日報道說,中國泳協和中國反興奮劑機構都拒絕解釋為什麼孫楊服用含有違禁成分的藥物被禁賽保密半年之久,直到24日才透露。
  孫楊說他並不知道所服用的治療心臟不適的藥物含有違禁物質,並保證絕沒有用藥提高游泳成績的意圖。
  據美媒消息,原定於25日北京時間上午10點在游泳中心舉行的孫楊興奮劑檢測陽性事件通報會突然取消,在現場苦等了一早上的各路記者被工作人員以“領導在開會”的原因搪塞,只給記者們發了兩頁紙的文件。
  現場記者心有不甘,找到游泳中心副主任尚修堂,但是他表示:“誰通知的找誰,領導通知的就找領導,找中央。”
  由官方的新華社以微博發文形式透露,中國泳壇領軍人物孫楊在今年的全國游泳冠軍賽的一次賽內興奮劑檢查中出現陽性,被處以3個月禁賽,但在仁川亞運會之前禁賽期已過,趕上了亞運會的比賽。這一消息轟動了中國體育界,也讓中國以及國際媒體吃驚。
  這則消息公佈之後,各界對孫楊禁賽的事件還是有諸多疑問。為什麼禁賽3個月的消息過了將近半年才公佈?孫楊在仁川亞運會上的參賽資格是不是會因這次興奮劑事件受到影響?
  有分析說,中國游泳錦標賽兼有選拔亞運會選手資格的使命,任何藥檢以及懲罰都應當通報上一級單項組織以及各級奧委會組織備案。孫楊的停賽受罰,不僅國際奧委會,國際泳聯或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不知情,就連亞洲奧委會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常?運動員誤服含有違禁藥物的藥品事件常有發生,但作為金牌奧運選手,亞運會上後來奪得3枚金牌,如此解釋誤服,是不是正常?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孫楊(右)參加第十二屆全運會游泳項目男子200米自由泳預賽。新華社記者王頌攝
  (2014-11-26 09:19:00)
  
  【延伸閱讀】 游泳——國家隊領隊許琦就孫楊服用禁藥事件接受採訪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1月25日,中國國家游泳隊領隊許琦(右)接受採訪。當日,中國國家游泳隊領隊許琦在國家體育總局游泳訓練中心接受媒體採訪,就孫楊在今年5月全國游泳冠軍賽時接受賽內檢查,結果A瓶尿樣中發現了違禁物質曲美他嗪並遭禁賽3個月的事件進行說明。新華社記者丁旭攝
  
  11月25日,中國國家游泳隊領隊許琦(前)在接受採訪。當日,中國國家游泳隊領隊許琦在國家體育總局游泳訓練中心接受媒體採訪,就孫楊在今年5月全國游泳冠軍賽時接受賽內檢查,結果A瓶尿樣中發現了違禁物質曲美他嗪並遭禁賽3個月的事件進行說明。新華社記者丁旭攝
  (2014-11-25 12:08:04)
  
  【延伸閱讀】孫楊禁藥事件仍存疑問 只取消一項成績顯漏洞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在1500米自由泳決賽後,孫楊登上領獎台 攝影/本報記者 崔峻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5月17日比賽後,孫楊接受興奮劑檢測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泳壇名將孫楊這一年風波不斷 攝影/本報記者 崔峻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孫楊身後的泳池水很深 攝影/本報記者 崔峻
  昨天,國家體育總局反興奮劑中心在其官網公佈了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孫楊在5月17日全國游泳冠軍賽期間被查出使用了違禁藥物曲美他嗪(也稱萬爽力),遭禁賽3個月處罰,時間為5月17日至8月16日,並被罰款5000元人民幣,孫楊放棄了B瓶檢測。同時,反興奮劑中心官員也指出,給予孫楊3個月的處罰是比較合適的,因為孫楊出示了有說服力的治療心臟不適的證據。游泳中心相關負責人也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禁賽期已經過去,孫楊在9月底參加的仁川亞運會以及10月中旬黃山全國錦標賽上所取得的成績有效,換句話說就是此事對於孫楊的影響不大,但希望這次事件能為他敲響警鐘,在與興奮劑有關的事件上來不得半點馬虎。
  儘管如此,這次對於孫楊誤服違禁藥物事件的處理依然有幾點疑問,有待進一步公開。
  疑問一:為何禁賽時隔半年才公佈?
  按照相關的反興奮劑規定,在興奮劑檢測A瓶樣品出現陽性結果的情況下,運動員還有開啟B瓶和參加聽證會的權利,這一過程最長可達40天左右,如果運動員因為收集證據等原因要求延期聽證,那麼這一過程可能要超過3個月。不久前馬來西亞羽球名將李宗偉興奮劑事件,是在僅有A瓶結果的情況下被當地興奮劑機構透露給媒體的,這違反了相關規定也侵犯了運動員隱私。
  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趙健在昨天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就上述問題做出了說明:中國游泳協會對孫楊做出處罰決定時,恰逢南京青奧會,之後又是仁川亞運會和全國錦標賽。反興奮劑中心不僅參與了這兩個大型運動會的興奮劑檢查和檢測工作,還承擔了全國各省(區、市)運動會的委托檢查,二、三季度檢查數量高達9900例,相關檢查、檢測統計數據近期才完成。
  疑問二:孫楊所涉違禁藥物有何作用?
  據反興奮劑中心透露,孫楊在此次賽內興奮劑檢查中被查出的違禁藥物曲美他嗪為刺激劑,臨床適用於冠脈功能不全、心絞痛、陳舊性心肌梗塞等,在藥品中常見。但大劑量使用也能起到提高運動表現作用,有被濫用的可能,於是今年1月起被列入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禁用清單》,屬於賽內禁用的特定物質。
  據北青報記者瞭解,孫楊幾年來確實不時出現過心肌缺血的情況,一直在使用“萬爽力”(鹽酸曲美他嗪)改善癥狀。曲美他嗪可以幫助提高心肌細胞能量,改善心臟功能。
  北青報記者也採訪了相關的醫葯專家,得到瞭如下結論:平常的治療心髒的藥物在服用後身體的血液系統會自然將其代謝掉,代謝不掉才成為藥物殘留過量而被檢測出來。如果總是出現陽性反應,則證明服用者心臟性能不夠強大,甚至不適合從事游泳等運動,長期下去會極大損害身體健康。
  疑問三:孫楊醫療團隊為何不提前聲明?
  據趙健介紹,在7月份舉行的聽證會上,孫楊出示了清晰而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曾使用藥物“萬爽力”治療心臟不適,而他也證明瞭無意使用這種藥物提高運動表現,因此符合反興奮劑規定條例中減免處罰的標準。雖然孫楊在事件中沒有重大過失,但從嚴格責任的角度看,孫楊作為一名運動員要為進入自己體內的物質負責,而他的醫療團隊也有一定責任,在接受興奮劑檢查時還應該申報過往用藥,以防出現陽性結果後被“誤判”,而孫楊及其隊醫並未在藥檢時聲明用藥情況。當然,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是今年才將曲美他嗪列為違禁藥物的,也就是說即便孫楊此前為了治療心臟疾病用了藥物,但並不違反規定。可今年情況有所改變,運動員對此不應疏忽。
  疑問四:為何只禁賽3個月?
  在以往的運動員,特別是游泳選手服用違禁藥物而被禁賽的諸多事件中,禁賽兩年或者兩年以上的居多,也有因為誤服並提出過可信證據而被從輕處罰一年的先例,但禁賽一年以下比較罕見。而短期禁賽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並且還是發生在大名鼎鼎的菲爾普斯身上。2009年,美國游泳協會曾對吸食大麻的菲爾普斯做出了禁賽3個月的處罰決定。在處罰期內,協會停止了對“飛魚”的資金援助。美國游泳協會當時對外表示,禁賽3個月是非常輕微的處罰,主要是想給菲爾普斯一個警告。
  趙健則在解釋做出禁賽孫楊3個月處罰時說,孫楊已證明瞭他使用藥物是以治療為目的,而不是提高運動表現,這符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減免處罰的標準。孫楊在這次事件中沒有盡到申報義務,但並非重大過失、疏忽,因此判定禁賽3個月比較合理。
  疑問五:為何只取消了1500米一項冠軍?
  孫楊是在今年5月的青島全國游泳冠軍賽暨亞運會選拔賽上正式復出的。北青報記者當時也在現場採訪比賽,孫楊在200米、400米以及1500米自由泳決賽中都是輕鬆奪冠。比賽的興奮劑檢測是對於每個項目的前三名來進行的,孫楊只是在1500米自由泳決賽結束後的檢測中發現問題的,因此本次事件的處罰決定中只把他的該項金牌予以取消,而保留了其他項目成績。游泳中心和反興奮劑中心昨天並未對此給予說明,但這恰恰是最大的疑點之一,需要有關方面說明真相。
  文/本報記者 劉艾林
  (2014-11-25 09:34:36)  (原標題:新報:澳大利亞泳協宣佈禁止孫楊在澳訓練)
創作者介紹

畫家

oj53ojsb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